一个相貌平平的青年人走进了一家平淡无奇的商店。

「欢迎光临。」老板架着双腿闲适躺在太师椅上,店里同店面一样——平淡无奇,太师椅边上是饭桌,桌上有着未吃完的饭菜筷子和用来整理的抹布,而在太师椅的另外一边,则是用来摆放百货的、依旧是平淡无奇的货柜。

这里有那种…」青年人神情突然严肃起来,神秘地晃动着拇指。

哪种?」老板双脚一放、双手一撑、眼一眯,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

那种。」青年人沉思了半秒,着换了个动作——拇指向着食指和中指的夹缝里按了下去。

哪种…?」老板看着那在低频灯管下挥出残影的拇指一怔,眼睛猛地一睁,额头竟涌出来豆大的汗珠——在庞大的利益和巨大的风险下,料谁都会是这副模样。

那种。」青年人看到老板滑稽的样子,并没有发笑——甚至更加严肃——拇指依然保持着那个怪异的动作,一丝不苟,甚至连挥舞拇指的频率角度都没有改变。

那种…?」老板抖着手用桌上的抹布擦了擦下巴上快要滴下来的汗珠,眼睛却死死盯着青年人挥舞的拇指。拇指同着它的残影一起划过空气,像是多把锋利无双的神兵,一刀一刀地,一根一根地切割着老板的神经。

就是这种。」青年人停下了舞动着的神兵利器,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甩了甩拇指——像是妖刀村正振刀抖血一样,想抖掉从刚刚的交战中遗留下的神经遗骸。

你…你且跟我过来。」老板神色紧张地环顾了一下他的小店——似乎想从他生活了20多年的小地方,找出隐藏在不知名角落的监控摄像头。直到他认为没有什么阴谋诡计之后,他叹了口气,便想伸手拉住青年人——伸到一半——他看了看那酸乏无力却又散发着危险的神兵——又缩了回去,便再叹了一口气。

你在这等着。」老板踱步走向看起来平淡无奇的货柜,他似乎有点不放心,便再次环顾了四周,直到约莫 1 分钟之后,才把手伸进货柜里,手伸向一个不起眼的小杂物,老板握着它,用力一推——平淡无奇的货柜竟向后挪了几公分!

只有这两支了。」老板蹲下身,从货柜下摸出两根针状物,抬起头——黯淡的眼神里透出一股决然,老板站起身来,把这两支轻轻放到青年人伸出的手上。淡淡地说:

当初在前几年,数字货币没有出来的时候,显卡还是用来显示的时候,这个可是所有 diy 玩家必备的神器。可惜现在数字货币兴起,好好的显卡却被拿来挖矿,导致供不应求价格大幅度上涨,从此 diy 市场萎靡不振,现在这种已经不多了,年轻人,好好珍惜,说不定这就是整个中国最后两支…

……

……

所以现在它们在我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