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是这个月的主旋律,大四的前辈们都毕业了。

我一想到明年的这个时候,也要穿着廉价感十足的大袍子一脸不情愿地和着 4 年既熟悉又陌生的校友挤在一起顺着他们莫名其妙地灵感拍着莫名其妙地毕业照就感到后背起了一片片的鸡皮疙瘩——拿这些时间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说不定会更加有趣。

摸了摸剃也剃不干净的胡须茬,看了看 7 月份去北京的计划日历,我终于认识到了自己已经要是社会人了(脑补了一张佩琪脸)。

中午吃饭的时候刷了刷逼乎,看到了一条很有意思的问题——你在高铁上吃泡面,然后边上的中年妇女嚷着自己泡面过敏然后对着你破口大骂,你在骂不过的情况下会如何合法而且理性地回击?

想了想,如果是高中的我,很容易上头,然后把滚烫的泡面直接泼她脸上再补一拳;如果是大一的我,大概是和她对着骂,凭气势压倒对方;而现在的我可能就是开着手机录像然后带上 3M 平平淡淡地继续吃——年纪越大,就越怂,就越没劲,可是又不得不考虑各种后果,锤了一脸爽了一下,接下来要承受的代价却是十分昂贵,「向前走总是比妥协要容易不少。」稳重的代价就是无趣了吧。

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

今天一个经常聊天的破群又改名了,改成了「复读机集群」——这破名字起得还真有意思,然后一拍脑子,「我也写个复读机集群的项目吧!」于是乎立即打开 GayHub 创建了一个新仓库(地址),摸出本子就是撸框架……十分钟过去,一个基本的构思就出来了,然后开始动手撸。

刚刚删除 Hello World 环境测试,就发现有一点不适——很久没用 C++ 了,之前都是用 Python 撸小玩意儿,所以一般会用到一个叫做 fc 的高阶函数库(地址在这里),然后感觉 C++ 没有三板斧用得甚至有点不习惯了,于是乎,为了贯彻落实「勇敢的 New 出这个世界不存在的东西」的思想,反手就是一个 Win+W 打开浏览器再进入 GayHub 再 New 了个新仓库出来,舍本取末转身投入 fc 的 cpp 版本开发中……然后行云流水地撸完,地址在这里,配上了 GTest + Travis-CI 自动测试,再写了几个不知道多少年后才会实现的新 feature 计划,顺利结束这次开发……(又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复读机集群呢……)

函数式杂谈

第一次接触这个玩意儿是在 C++11,当时看到之后感觉挺难的,然后一波「战略性放弃学习」(现在看来还是挺明智的),然后在大二上接触各种语言(就是了解了一波编程范式)的时候,真真正正地认识到了函数式的特点。

函数式编程,给我最本质的感觉就是把函数当做对象,这才有了后面的什么高阶函数、偏函数(柯里化)等等玩意儿。

函数就是对象这个概念也不是什么新东西,早在 20 世纪 90 年代就有 lisp 这门语言把函数式发扬光大了。

嘛,对我来说,用得舒服就行了。

GIF 打印机

对,又是在逼乎上看到这种智障问题。

其实想法也海星,就是维度不够耍。

在最后

当感觉无趣的时候,就说明到了一个稳态吧。

打破一下平衡说不定事情的发展就会变得有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