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叫做坂本。


我可以把枕头让出来和它睡,
它可以把肚皮露出来给我摸,
我信任它,
它也信任我。

我只要把信任付给它,他就一定会还给我更多的信任,投桃报李,生生相息。

调皮捣蛋,撒娇打滚,实实在在地活着。

它对卫生的要求比我还要严格。

它能忍住我搔它痒时想咬我手的冲动——它对着手张开口、露出獠牙,随后又想了想,变成伸出舌头抱怨地舔一下。

它喜欢在我看书的时候趴在我的手臂上,下巴贴紧我的腋窝,然后用鼻子瘙我痒。